兒科疾病

【新冠肺炎】疫情下懷孕與生B驚險實錄 媽媽:沒笑氣聞痛到狂哭

新型肺炎(俗稱武漢肺炎)全球蔓延,公立醫院由1月26日起暫停探病及陪產,令一眾孕婦感到沮喪,直至今日(3日)香港確診個案增至101宗,社區潛藏爆發危機,不少準媽媽及初生媽媽也不敢出門。懷孕27周的準媽媽Helen也因為疫情,無奈放棄到政府醫院產檢,擔心影響胎兒。另一位媽媽Carrie剛在沒有丈夫陪產、沒有笑氣 (一氧化二氮)的情況下,經歷完孤身作戰20小時的生產歷程。

婦產科醫生靳嘉仁及兒科醫生陳欣永也為孕媽媽及準媽媽提供抗疫建議,以減低受感染風險。

說出來會嚇親的生仔經歷

於1 月30在威爾斯親王醫院日誕下第二胎的媽媽Carrie,回憶今次疫情下的生仔經驗仍然記憶猶新,預產期愈近、肺炎武漢的新聞就愈見嚴重,1月26日看到新聞報導指公立醫院取消探病,Carrie與丈夫也沒想到連陪產也要取消,由於時間緊迫,已無法轉到私家醫院生產,直到1月29日因穿羊水入院。

Carrie口中嚇人的生仔經歷正式開始……她說:「我們也不相信沒有陪產,直到我懷疑自己穿水那天早上,因為第一胎生大仔時是40周,要打催生針,所以沒有經歷過穿羊水,所以那日安頓好大仔在娘家照顧後,我就與丈夫搭的士到醫院,怎料到醫院姑娘叫我丈夫到樓下登記之後就回家,因為不可以陪產,如果要買東西給我吃,也只可以門口由姑娘轉交給我,殺那間失去最大的心靈上支持。」

好戲在後頭

Carrie說她只是不開心了一下,因為好戲在後頭。Carrie聽到護士在門外說為了減少醫院人流,叮囑她丈夫不要叫其他人來探病,如果要等也只可以在門外,而醫院除了沒有口罩提供,也沒有笑氣提供,Carrie自言怕痛,第一胎順產時全靠笑氣減去兩成痛楚,所以醫院沒有笑氣比丈夫無得陪產令她更難受。

她說:「由於當天病房內的孕婦較多,而且醫院人手不足,我一直疑似穿水,不時有搞肚痛及經痛的感覺,期間只有護士來觀察,每次觀察也會開『鴨咀箝』檢查子宮,這實在令我很難受。後來醫生檢查到我胎水不足,決定為我打了催生針,但一等就就由早上等到晚上約11小時,護士人手幫我刺穿羊水,那種感覺是非常非常之痛。我忍不住喊得很厲害,於是我問護士有冇笑氣,她說因為害怕交叉感染所以不會提供笑氣。」

沒有麻醉師可以打無痛分娩

刺穿羊水之後,陣痛開始出現,Carrie開始難受狂喊,由於上一胎醫院有為她打無痛分娩針,所以今次她也提出同樣要求,但護士說沒有麻醉師有時間為她打無痛分娩,最後只給了她一個暖水袋。

「之後我痛到開始喊及狂嗌,又忍不住扯窗簾,當然不停被護士罵,直到我陣痛4小時後,在沒有人理我的情況下,我失禁了,護士決定把我轉到產房,感恩我這是第二胎,相比第一胎時我痛了10多小時,今次算快了,落到產房20分鐘左右弟弟就出世了。姑娘為我與BB拍了一張照片,那時候凌晨四時多,姑娘說BB會經過門口,如果丈夫在可以看到BB幾秒,但丈夫已經回家了,所以直到出院時,他才可以看到BB。」

不敢到母嬰健康院打針

難忘又可怕的生產經歷總算結束,慶幸母子平安且很快可以出院回家,但在BB出世一個星期後,原本要到母嬰健康院打針,Carrie也因為疫情愈來愈嚴重,而且健康院位置與醫管局社區診所同一位置,所以Carrie也不敢帶兒子打針。她說:「現時最擔心當然是細菌,因為初生BB比較虛弱抵抗力差,丈夫天天要上班接觸很多人,4歲的大仔也不能天天困在家中,好難做到100%預防。」

在疫境中懷孕

另一位媽媽Helen,現時懷孕27周,預產期是5月尾,對上一次生大仔時經歷了20多個小時陣痛,今胎決定要在私家醫院生產,她說:「我原先有到瑪嘉烈醫院檢查,但疫情愈來愈嚴重,原本1月30號要返瑪嘉烈檢查我也沒有去,但也有打電話到醫院查詢,護士說除非我打電話說明取消登記紀錄,否則缺席產檢並不影響未來早產要到醫院生。」Helen也將產檢轉到私家診所進行。

如臨大敵的產檢

直到2月20號,因為瑪嘉烈醫院要求她到醫院飲「糖水」做妊娠糖尿測試,但由於私家診所沒相關測試,迫於無奈她只好返醫院檢查:「因為出面要到化驗所或者返仁安醫院做,但我計過在瑪嘉烈做檢查的大樓不用搭升降機,接觸其他科病人機會較少,測試完可以直接搭車走,事前我穿了方便更換的衣服及換上可以清洗的布袋,戴好口罩及眼鏡去檢查,去完醫院我回家由頭洗到落腳,全部隨身物品都大清洗。」

不看BB用品看口罩

疫情下,Helen的「陀B」經歷變得很不一樣。她說:「最麻煩是怕中招無得出街,總覺得出街周圍都會有菌,今胎陀女最想買下BB衫,但現在連上網也要先看哪裡有口罩買,因為大仔3歲半,要戴120 mm那款口罩比較難買。」

原定計劃一一取消

原先計劃好帶兒子上學放學可以是最好的產前運動鍛鍊,但隨著停課也取消。「唯有在家中做一些家務當做運動,原本想着堅持每天接送大仔上學放學,起碼每日都有得幾十分鐘路程可行,原定也計劃暑假,女兒出世後情況穩定,就交給奶奶湊,我與丈夫帶大仔去旅行,但現在情況真的不敢安排。」



資料來源:HK01

其他傳媒報導